欢迎访问:亚洲情色,狠狠干-我们的发展离不开你们!

当前位置:首页  »  新闻首页  »  乱伦小说  »  与姐别亦难

与姐别亦难

放暑假了。

  放假的第三天,那天,姐夫来电话说,他已被授予少校军衔,提拔为营长。营级干部的家属可以随军,他已经为姐姐办好了随军手续,姐姐被调到了军队驻地的地方医院。三天之后,他就回来接姐姐过去。

  接到电话姐姐哭成了泪人。我不知道怎样安慰姐姐,心疼地把姐姐抱在怀里说:“姐姐……”嗓子里好像有什么东西堵塞,就哽咽着说不下去了。

  姐姐哭了一阵,突然脱光了衣服,说:“我们还有三天,要抓紧宝贵的时间肏屄,不然以后没有机会了。”

  我心头充满了悲伤,鸡巴也失去了以往的神气,垂头丧气地耷拉在胯下。姐姐让我躺下,用白嫩的手握住我的鸡巴轻轻地套弄,用舌头舔我的龟头、阴茎和阴囊。她把两只睾丸含进了嘴里,轻轻吮吸,最后把鸡巴整个吞进嘴里。我也分开她的双腿,舔她的小屄。

  她的小屄干燥,一点水也没有,她也让悲伤压抑了情欲。我用舌头分开阴蒂的包皮,用力舔吸,阴蒂渐渐充血,好像一颗熟透了的草莓。我把阴蒂叼在嘴里品尝,舔她的小“龟头”。她的小屄渐渐湿润,我的舌头放下阴蒂,伸进了她的屄里,温暖的屄包裹着我的舌头,一股热气从肚子里升起,我的鸡巴像充了气一样胀大起来。

  姐姐的淫水越来越多,我的手指抚摸阴蒂,舌头在屄里反复搅动,姐姐屄里的嫩肉变得坚韧有力,一波一波夹我的舌头,淫水不断流进我的嘴里。我从屄抽出舌头,把两根手指插进屄里,舌头猛烈地舔阴蒂,姐姐兴奋得呻吟起来:“嗯嗯……哦哦……啊啊……”两只脚像榔头一样不断敲打我的后背。突然,姐姐两腿死死夹住了我的头,阴精一泻如注。

  她高潮过后,我翻身骑在她的身上,挺起红胀的鸡巴插进她的小屄,猛烈抽插。我轻抽轻插,猛抽猛插,长抽长插;她的屄一夹一松,两个人配合默契,我的淫水和她的淫水混合在一起,每次抽插屄里都发出咕唧咕唧的声音。我更加用力抽送,身体撞击在一起,发出啪啪的声响,房间里显得十分淫靡。

  姐姐的呻吟变得声嘶力竭:“啊啊……啊啊……肏死姐姐了……肏死姐姐吧……”一阵悸动从脊椎传导到鸡巴上,鸡巴胀得更大,姐姐的屄也更加用力夹紧鸡巴,屄里的淫水像淋浴喷头一样浇到了鸡巴上,鸡巴里的精液也像子弹一样射进了姐姐的屄里。我们紧紧搂在一起,两个人的喘息声连成了一片。

  我的鸡巴从屄里拔出来,鸡巴上沾满了姐姐的淫水和我的精液,精液和淫水顺着鸡巴往下流淌,像一根正在融化的冰糕。姐姐看到怪模怪样的鸡巴,一口吞进了嘴里。我说:“姐姐吃冰糕了。”姐姐嘴里含着鸡巴,无法说话,但是巴掌却毫不客气地拍在我的屁股上。

  她舔干净了鸡巴,忽然问我:“你是不是特别想肏姐姐的屁眼?”

  “想。”我说:“可是我怕肏姐姐的屁眼,姐姐会得病吗?”

  姐姐说:“只要你喜欢,不要说得病,就是为你死了姐姐也愿意。”

  我心里一阵兴奋:“姐姐要让我肏屁眼?”

  姐姐点点头,翻身下床,拿来一支便秘时润肠用的“开塞露”,涂抹在我的鸡巴上,然后趴在了床上,两瓣浑圆雪白的屁股发出白晃晃的光,像是在诱惑着我。我说:“肛交姐姐会很疼的。”

  姐姐说:“不要管姐姐疼不疼,只要你高兴就行。”我感动得几乎要落泪。这就是女人,她可以为了自己钟爱的男人牺牲一切!

  我把“开塞露”细心地涂抹在姐姐的肛门上。姐姐的肛门像一朵盛开的菊花,难怪人们都把肛门叫菊花门。我怕不够润滑,又把剩下的“开塞露”全部挤进姐姐的屁眼里,然后举起鸡巴,试探着插进姐姐的肛门,姐姐马上惨叫起来:“啊――疼死我了――”我赶紧停下,不敢再往里插。肛门一阵收缩,毫不客气地将鸡巴挤了出来。

  我说:“姐姐这么疼,我们不肏了,算了。”

  “不!一定要肏。” 姐姐倔犟地说,“这次你不要管姐姐疼不疼,鸡巴只管往里插!”

  我的鸡巴再次慢慢插进姐姐的屁眼。先是龟头,接着插进了一半,最后整根鸡巴都插进去了。姐姐嘴里发出的惨叫声让我感到撕心裂肺:“啊啊――啊啊――”

  鸡巴插进屁眼,我停顿下来,让姐姐的屁眼适应一下入侵的不速之客。过了片刻,姐姐说:“好点了,不那么疼了,你开始肏吧。”我说:“我要肏了,你觉得不行就对我说。”

  借着“开塞露”的润滑,我的鸡巴开始缓慢的抽插,姐姐的肛门里好像也分泌了什么液体,渐渐变得湿润。姐姐浑圆柔韧的屁股顶着我的小肚子和大腿根,滑腻腻的非常舒服。随着我抽插速度加快,姐姐好像也有了反应,屁股一翘一翘的迎合着我的抽插。鸡巴抽插越来越快,几乎和肏屄的速度一样。姐姐也有些兴奋,嘴里发出了和肏屄时一样的呻吟:“哦哦……啊啊……”

  新鲜,兴奋,刺激。我的鸡巴又开始胀大,出现了射精的感觉。我说:“我要射了,把鸡巴拔出来吧?”

  姐姐说:“不要,射进去!”

  我兴奋得抽插更加猛烈,姐姐也加大了屁股耸动的幅度。啊啊啊啊……姐姐的屁眼紧紧夹住了我的鸡巴,精液像山洪爆发一样射进姐姐的肛门里。

  我的鸡巴从肛门里拔出来,姐姐用湿毛巾细细地擦干净,然后紧紧拥抱着我说:“我什么都给了弟弟,没有什么好遗憾的了。”

  我说:“姐姐真好,我爱姐姐。”

  姐姐说:“姐姐也爱你,爱你到死。”

  我说:“肏肛门是不是很疼?”

  姐姐说:“很疼,鸡巴刚插进去的时候,火烧火燎的疼,后来每次抽插,都火辣辣的疼。”

  我说:“弟弟让姐姐吃苦了。”

  姐姐说:“姐姐愿意。”

  姐姐下地后,走路的姿势变得非常艰难,可能屁眼还在疼痛。我心里涌起了一种歉疚。我不该贪图自己享受,任性地肏姐姐的肛门。

  连续三天,我们不分昼夜地做爱,我把精液反复射进姐姐的屄里,嘴里,肛门里,姐姐也不知来了多少次高潮。三天下来,我们都变成了熊猫,眼睛周围出现了一个黑黑的眼圈,身体累得像要散架。不过心里却格外的兴奋。我们知道,恐怕今生今世再也不会有这么疯狂的做爱了。

  明天姐姐就要到遥远陌生的地方。夜里她紧紧拥抱着我问:“你会不会忘记姐姐?”

  我生气地说:“我怎么会忘记姐姐?”

  姐姐说:“你现在当然不会忘记,将来娶了媳妇就会忘记。”

  我说:“不会,姐姐让我铭心刻骨,我一辈子都不会忘记!”

  姐姐说:“姐姐还是不放心,我要在你的身上留个记号,让你一辈子都想着姐姐。”

  我说:“好,姐姐留个记号吧。”姐姐拿来一个丝绒的首饰盒,里面放着一只金戒指,这是我肏了姐姐后不久,送给姐姐的纪念品,戒指的戒面上镌刻着两颗重叠在一起的心。姐姐说:“我要用戒指在你的手腕上烫一个印记,将来你只要看到印记,就会想起姐姐。”我在书上看到过,军马的屁股上都烫了一个数字作记号,以便识别。姐姐给我烫印记不是为了识别,而是为了永恒的思念。我说:“好!”

   姐姐拿钳子夹着戒指在煤气上烤热,吹了吹火烫的戒指,把刻着两颗心的戒面朝我手腕上按下来,钻心地痛楚使我的身体颤抖了一下。“啊――”我咬紧牙关不让自己喊出来。

   姐姐取下戒指,赶紧在我烫起燎泡的手腕上涂抹治疗烫伤的“京万红”。

   “疼吗?”姐姐关切地问。

   “不疼。”我说。姐姐抿着嘴笑了。她说:“你也在我的手腕上烫个记号。”我说:“姐姐就不要烫了。”

   “不!我就要烫。”姐姐像个任性的小姑娘。

   我拗不过她,只好如法炮制,在她的手腕上烫了一个燎泡。烫伤痊愈之后,我们的手腕上都会留下一个美丽的疤痕,一个美丽的爱情见证。姐姐真是用心良苦啊!

   第二天姐姐早早就起床。她说:“他今天就要回来,我们最晚明天就要离开这里。你不要去和我告别,也不要送我,我们就在这里吻别吧。”

   我说:“为什么不让我送你?我要送。”

   姐姐说:“不,你不要送。我怕看到你会控制不住自己。”

   姐姐回到了她的家中。整整一天,她家里人来人往,说话的声音不断。我几次想冲到姐姐家里,但是想到姐姐的嘱咐,只好隐忍。

   难熬的一天过去了,转天上午,姐姐家里来的人更多。吃过午饭听到门外很多人向姐姐告别。姐姐就要走了,我趴在窗口朝楼下张望。一辆墨绿色的桑塔纳轿车神气活现地停在楼前。姐姐和穿军装的姐夫被一群人簇拥着来到桑塔纳跟前。姐姐抬起头朝我的窗户瞥了一眼,她看到了我,赶紧把头一低,钻进了轿车。轿车屁股上冒出一缕轻烟,飞快地走了。

  【完】


友情链接

警告:本站视频含有成人内容,未满18岁者请勿进入,否则后果自负!
郑重声明:我们立足于美利坚合众国,对美利坚合众国华人服务,未经授权禁止复制或建立镜像,请未成年网友自觉离开!
免责声明:本站所有视频均来自互联网收集而来,版权归原创者所有,如果侵犯了你的权益,请通知我们,我们会及时删除侵权内容,谢谢合作!
好搜 搜狗 百度 | 永久网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