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访问:2019久热线视频这里只有精品-我们的发展离不开你们!

当前位置:首页  »  新闻首页  »  性爱技巧  »  青丝未眠

青丝未眠

我无聊地躺在床上,看了一会已经翻烂了的宝贝书,感觉兴致缺缺,随手把它藏到两层垫被的夹层。(很好奇那是什么书?能够真正令人“读书破万卷”的书,你猜是什么?),平常顾忌着青丝那小丫头经常到我房间里乱翻东西,保存至今实属不易。

  今晚兰叔叔和兰姨都不在家住,原因是青丝的外婆忽然病倒送进医院,这回仍在手术室里急救,在结果没有出来之前,大概是没可能放心回来。

  我看看时间已经是24:00了,青丝这丫头自从放学回来就和我闹着要去医院看望外婆,折腾了我整个晚上,由于她明天还要继续上学,小孩子又不能缺少睡眠,在我半哄半逼之下到22:30分才不情愿地回房睡觉。

  一想起青丝,我不由自主地想到前一段时间那小丫头所带给我异样的困扰,直到现在也无法完全平息。刚才看着那些宝贝书没有产生的冲动,此刻却忽然立杆见影起来。(没办法,再好的书,看多了,效果自然大打折扣)我顿时产生一股强烈的渴望,好想去看看此时对面房间里熟睡的青丝,看看这顽皮的小丫头安静下来天使般纯真无邪发容颜,好想……青丝的房门紧闭着,我在门前伫立片刻后,我并没有拉开楼道里的灯,只想静静地停留。黑暗中我不由得苦笑了下,在这样的深夜,她的房门要是开着倒真令人希奇了。

  尽管如此,我仍然有些不舍离去的感觉,或许是方才一番折腾触动了心弦,我就这样默默地倚靠在门框旁,流连眷念着。

  半晌,我才叹了口气,使劲晃晃脑袋,暗自诧异自己今晚是撞什么邪了,居然做出这等荒唐无稽的傻事来。方要转身离去,忽然手下一松,一丝光线溢出楼道间。

  我愣了下,原来不知觉间,我的手搭上了门把,并且随着转身的动作不经意打开青丝的房门,她的门没有反锁,而且,房间里的灯光?她甚至并没有乖乖入睡?

  我轻手轻脚地闪进房间,随手将房门轻轻掩上,然后转过身来,正要笑着和青丝这深夜也不肯乖乖睡觉的小佳人打声招呼,可是猛然间,当我的视线落到青丝身上时,我的眼睛凝滞了。

  青丝并没有觉察到我忽然出现在她的房间里,她斜倚着放在床头的松软大靠枕,微侧着身躯,双手捧着一本颇厚的书本,正津津有味地翻读着。

  初春的夜不算太凉,她的身上只穿着一身绵薄的睡衣,将她娇小而玲珑有致的漂亮曲线完全勾勒出来,散发出青春少女绝美的光彩。

  我的眼光却完全被小佳人袒露在睡衣下的一对纤长美丽的小腿所吸引:刚沐浴不久的肌肤水润光滑,流露着晶莹的光泽,因着侧躺的关系,一条小腿微微曲起,另一条小腿则搭靠在它的膝盖上,不时俏皮地上下微微抖动。

  一丝丝柔和的光线随着青丝小腿的抖动闪耀着我的双眼,很轻易就可以找到光线的来源是在小腿脚掌处、圆润的足踝上,各自圈挂着一根银质的脚链,轻轻晃动间,反射出柔和但令人眼迷离的光线。

  晶莹的小银链愈发映衬出足踝下那对白里透红的完美天足,不受束缚的脚趾偶然调皮地翘起,活力无限地尽情地伸展出它诱人的丰姿。

  这双没有被任何事物掩盖的裸足我还是首次得见,十根纤小柔嫩的脚趾是如此白皙玉润,晶莹的脚趾甲没有着任何人工色彩,却是天然地澄静透彻,底部一圈圈弧形粉红光晕,在房间灯光映射下,自然散发出柔和的光泽。

  我非凡留意到在挨着大脚趾的第二根脚趾头上,紧带着一个类似于戒指的小银圈,圈入白里透红的脚趾中间部位,格外引人注目,也惹人心动,恨不得立即扑身而上,将这春葱般娇嫩的足趾逐个含入口中,尽情吮吸舔弄。

  被眼前心旷神怡的美景惊呆了的我,无法抑制地深深沉醉其中,就这样默然立在门后,良久无言。

  房间里也是一阵寂然,偶然有微风拂过窗帘,或者间断的翻书声,却愈发显得房间里静得鼻息可闻。此时我猛然醒觉,不知何时起,我已经下意识地屏住呼吸,生怕一不留心就将眼前梦幻般的美景惊碎。

  终于,一阵稍微的奇异声响使我惊醒过来,声音隐隐约约、若有若无,要不是如此寂静的深夜,我的心神又对房间里的动静极为专注,我险些就错过了一个足以改变我的人生轨迹的片段。

  我凝神细查下,发现那声音居然是发自青丝的口鼻间,类似于猫咪呜咽式地呻吟,在此时此刻,实在令人难以抑制好奇心。起初我以为是青丝这小丫头睡着打瞌睡的声音,心想可爱的女生连打酣也是凭般地可爱。

  可转眼间我就推翻了自己的猜想,因为此时我的耳边又传来一阵书页翻过的声音,并且间中夹杂着之前听到的‘呻吟’声,而且似乎更响亮了些许。

  我的脑海中瞬时闪现之前刚刚翻阅过的限制级画面片段,幻想着耳旁听闻的正是书中所言玉女思春、情动欲生的靡靡之音,当然,这种想法也只是在脑子里一闪而过。天真纯洁如天使般的青丝,实在令人难以将她与那猥亵的画面联系起来,而且,以青丝十几岁的小小年纪,怕也还未到思春的阶段吧?

  可声音确实发自青丝的口中,到底为什么她会发出如此希奇,以至于令还算纯洁(至今仍是处男的我,勉强也该担得起“纯洁”二字吧)的我,也不可避免地想到歪处。

  我按奈不住自己的好奇心,脚步轻移间转到床头,凑近青丝向内侧的臻首,刚洗过的长长青丝乌黑闪亮,流转着晶莹的光泽,淡淡的洗发水混合着沐浴乳清香盈满我的口鼻间。

  许是为了不让尚未全干的青丝弄湿枕头,用一个碧绿的发夹松松垮垮地夹起来,绸缎般堆积在脑后肩背处。这也使我很轻易就发现青丝侧面朝上的脸颊上红云密布,甚至隐隐有汗迹露出。

  我留意到那红晕并非少女肌肤上常见的白里透红,而是一种诱人的艳红,通常只有成熟女子面容上方才得见,可以称之为妩媚或者风情,套用情色小说上的说法就是女子情动欲生时潮红,一时之间,眼前的青丝娇媚可人,比之平时更多了几分令我心动的风情。

  我的视线终于落到那令人想入非非的声音发源地,只见青丝红嫩的小嘴微微张开,粉嫩的丁香不时伸出,上下舔弄着自己有些干涸的双唇。挺直的鼻翼急速翕动,呼出的气息急促而灼热。偶然还探出纤小的食指,在双唇间往返划弄,间中还深入嘴唇,牙齿轻啮,舌尖微舔,最后干脆整个伸入嘴里吮吸。

  此情此景,我自然不难猜到青丝此时在看的书肯定有问题,说不定是不久前我弄丢的一本从地摊买来的小说,那本书名叫《少年游》,书上注明的作者是黄易,但以我对黄易作品的了解,自然知道纯属盗版作品。只不过以来该作者文笔还过得去,外加也算是情色小说,而且是本人喜欢的淡色口味,所以当时就买了下来。

  可惜那本书我刚买回两天,就因一时疏忽,不翼而飞了。原本我有担心过说不定是青丝这小丫头给拿走了,究竟在我的影响下,青丝对小说也培养出极浓的爱好,甚至不下于我。可是后来几天没见青丝有什么动静,以青丝藏不住事的性子,自然不会是她拿去看了,无奈之下,也就不了了之了。

  现在想来,青丝以前拿去,根本没有时间看它,直到今晚才有机会和时间,这时我不由得心中暗恨那《少年游》的原创作者,搞什么淡色,这不是挂羊牌卖狗肉么?简直伪君子一个!要是他把这书写得更情色些,说不定此刻我眼前就会有更香艳的情景了。

  不过转念又想,就算作者写得再淫靡销魂,以青丝的纯真无邪,且只有十二岁的稚龄,恐怕也无法对男女情欲之事了解更多,当前的情景已经足以令我大饱眼福了。

  想到这里,我忍不住吞了口唾沫,喉咙里‘咕隆’两声,顿时把沉浸在朦胧情欲中的青丝惊醒过来,她‘呀’地一声转过脸来,一眼看到我迅速逼近她的脸庞,先是困惑地眨了眨漂亮的星眸,玄即醒过神来,通红的脸蛋愈发羞红三分,简直可以说是娇艳欲滴。

  可惜美景当前,我还没来得及细看,青丝已经飞速转过脸,扯过被子连头带脸将自己整个遮掩起来,鸵鸟般预备对此来个不闻不问。

  我也不忙着逼她出来,一矮身坐在床沿,伸手拿起青丝慌乱中来不及一起掩藏的书本,不意外地,果然是我买的《少年游》,我望着被子掩盖下青丝不安扭动的身躯,肚子里暗笑之余,表面上却不露声色,装模做样地讶声道:“咦?《少年游》,这本黄易的书我还没来得及看过,原来在这躺着呢。‘说到这里,我语音略顿,故意一本正经地将书翻开,弄得沙沙作响,这时被子底下一阵驿动,半晌才静止下来,我看在眼里,险些笑破肚皮。赶紧轻咳了一声,润润嗓子,扬声朗读道:

  ’……恋恋不舍地离开于雪铃兰诱人的胸部,秦少游的双手开始向下面进军……轻柔地将雪铃兰身上的最后一件亵裙给脱掉了,露出了佳人完美无瑕的骄人玉体……嗯——?‘

  ’…白晰的肌肤还是那么的娇嫩柔滑,吹弹得破的冰肌玉肤下面,隐隐约约有似有光泽在流动,触手又是如此的富有弹性,焕发出一股妩媚诱人的风韵…… 呀——!‘’……更让人神往的是那片萋萋芳草掩映下神秘的幽谷,在绝色佳人玉腿无意识的不时开合下:若隐若现的桃园渐渐有淳淳春水溢出。清若晨露,晶莹剔透……呃——唔……‘

  早已成竹在胸的我一眼便捕捉到书中我想要的限制级语句片段,还顾意以夸张的语调一咏三叹的朗诵出来,间中还掺杂着即兴的语气助词,调侃之意,溢于言表。

  声音忽然中断,可并非我学那可恶的作者卖关子,吊人胃口,实在是预备蒙头不顾的青丝在大羞之下,终于忍不住掀开被子,从床上蹦起来,伸手捂住了我的嘴。

  另一只手抓取的目标显然就是引发今晚事端的主角:那本被我早一步举得高高的《少年游》了。眼见得够不着,她干脆直接爬上我的身子,企图骑上我的肩头来完成夺回”罪证“的目的。

  我自然不肯让她轻易得逞,轻松地伸长手臂,将书本转向床沿外侧,不甘放弃的青丝也锲而不舍地伸长小手,明显够不着之后干脆从我肩膀上跳下床,而这一行动又在我重新笔直举高后徒劳无功。

  青丝见我手举得高高的,直起身子也没办法够得着我紧紧抓在手心的书,连蹦带跳的几次尝试都被我轻易闪过,只得放弃夺书的企图,颓然坐倒床头。

  她扁扁小嘴,正预备使出我一直吃鳖的看家本领,忽然发现我的眼睛直盯着她,发出一丝不怀好意的光,一只手还在不停地揉着鼻子。

  顿时她像是领悟到了什么,脑中闪过一副副方才书里的画面,下意识地看了一下虚掩着的房门,’哥哥,你最坏了!偷看青丝的……嗯——隐私,进人家房间又不敲门,这会还取笑人家……‘

  说话间,瞥见我脸上正逐渐扩散的笑意,青丝的小脸涨红了,雪白的编贝小牙咬着下唇。猛地跺了一下脚,扭着身子娇嗔不依。

  我慢慢地放下手中的书,从青丝香软的小床上直起身,眼睛布满古怪的笑意斜视着她,缓缓地挨着她的身子走过去,轻轻地带上了房门。

  【完】


相关链接:

上一篇:女友是橡胶芭比哦 下一篇:药 独特的香

友情链接

警告:本站视频含有成人内容,未满18岁者请勿进入,否则后果自负!
郑重声明:我们立足于美利坚合众国,对美利坚合众国华人服务,未经授权禁止复制或建立镜像,请未成年网友自觉离开!
免责声明:本站所有视频均来自互联网收集而来,版权归原创者所有,如果侵犯了你的权益,请通知我们,我们会及时删除侵权内容,谢谢合作!
好搜 搜狗 百度 | 永久网址:

(function(){ var bp = document.createElement('script'); var curProtocol = window.location.protocol.split(':')[0]; if (curProtocol === 'https') { bp.src = 'https://zz.bdstatic.com/linksubmit/push.js'; } else { bp.src = 'http://push.zhanzhang.baidu.com/push.js'; } var s = document.getElementsByTagName("script")[0]; s.parentNode.insertBefore(bp, s);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