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访问:亚洲情色,狠狠干-我们的发展离不开你们!

当前位置:首页  »  新闻首页  »  性爱技巧  »  年少时的我们羞涩又大胆

年少时的我们羞涩又大胆

吴韬家里所在的小区是一片老小区,从外面看上去就已经很陈旧破烂了,这是吴韬的外公和外婆留给他最后的礼物。

  吴韬打开了大门,只有五十多个平米大的房子内,第一个吸引人的物体是铺在整个地面上的黑白色的塑料泡沫垫。按吴韬的说法,因为没有钱买那种地板砖或者地板条来装修,所以只能选择这种泡沫垫来铺地面,这也是方便清洁打扫。

  平时只用拿吸尘器过一道就干净了,需要清洁的话也只用把那一块取出来清洗就可以了,再不行,再拿一块来换上就行了。

  老旧的空墙壁上贴着各种各样的照片,有景物的,也有人物的。景物里有各种各样的场景和物体,人物的也都是拍摄别人的,不是吴韬自己和家人的照片。

  不知道吴韬家里为什么会贴着这么多的照片,虽然从之前就很好奇了,但我也从来没问过。

  在门关,吴韬换上了一双拖鞋,由于平时没有人回来家里。所以吴韬也没有备用的拖鞋,但他找出了一双新的室内鞋来给我。一开始,我还有些犹豫,到底要不要穿。我的鞋子和里面的袜子也已经全部都湿透了,据吴韬说,这是刚买的,上面的标签也确实没有撕掉。虽然不是嫌弃吴韬是否穿过,只是不喜欢穿别的男生的鞋子,而且这种室内鞋是布鞋,脚上湿哒哒的穿上去,也会很不舒服的。

  虽然知道赤着脚进别人家里很不礼貌,但我还是开口拒绝了吴韬的提议:

  「我还是不穿了,直接走进去吧,不然湿着脚穿很不舒服的。」吴韬低头看了看我的脚,心急口快的回答:「这有什么,直接把湿袜子脱了,把脚擦干不就好了。」不知道是不是错觉,似乎感觉他特别想要我穿上这双室内鞋。

  为此,他还特意跑去找来了一块毛巾,就这么蹲在我的面前,也不顾我的惊讶和反对,一点也不嫌弃的亲手把我的鞋子脱掉,再扯掉湿透了的下白袜子。我想要把脚从他的手里抽出来,但是他却紧紧地抓住了我的脚踝。

  「别动,我帮你擦一擦,这样舒服一些。」吴韬认真的说道,他用另一只手拿着毛巾包裹住了我的小脚丫,开始慢慢的擦拭起来。我唯恐自己太用力伤到他,再加上考虑到吴韬是为了帮我,我也就没有再继续挣扎,只是内心里面荡起了些许的涟漪。

  吴韬握着我的小脚用毛巾,仔细的擦着我白嫩晶莹的秀气小脚,如同在擦拭一件完美的艺术品一样小心翼翼的,似乎生怕稍微用力一些就会把它碰坏一样。

  我并没有想过自己亲自去动手擦这个问题,反而觉得现在这样被人照顾的感觉非常的不错。

  吴韬把我的小脚丫擦了一遍后,才非常不舍的捧着我的小脚放进了室内鞋里。

  还真别说,虽然非常的害羞,但我却也感觉到了一些异样的愉悦和快感。看着吴韬专注的样子,一个念头在我的脑海中产生,「这家伙难道是足控?」我并没有阻止吴韬的行为,而是默认他继续下去,被他这样对待,让我感觉自己面对吴韬产生了一种别样的优越感和满足感。

  连着两只脚都被吴韬擦了一遍,然后放入到室内鞋里。他的鞋子比我的脚要大一点,并不合脚,所以我只能拖着走。当吴韬站起来的时候,我看见他的一脸的满足感,甚至还不小心看见了他裤裆那里高高顶起的小帐篷。毫无疑问了,这家伙就是一个变态足控,不过,此刻我却并不讨厌他,也不嫌弃他,反而生出一种想要玩弄他的想法。

  「阿嚏!」我突然重重的打了一个喷嚏,这才想起来自己的身上还穿着一身同样湿透了的衣服。被吴韬耽搁了一会,不会真的受凉了吧。

  「呀,不好意思。我都忘记了,我马上去烧水。」吴韬一边说着一边跑进了卫生间,很快,卫生间里响起了水箱放水的声音。虽然今天早上出了大太阳,但吴韬家里的太阳能很老,需要差不多晒一天才能用太阳能的水洗澡,而今天这样的天气,很显然太阳能里是不会有热水的。

  吴韬再次回到我的面前,非常大胆的拉着我的手往他的房间里走去,一边走一边解释着:「莫梓依同学,我们先去给你找件衣服,我家的烧水器比较老,所以放水烧水的时间要长一些,先给你擦一下,换件衣服,不然这么下去你会生病的。」他现在并没有什么占便宜的念头,纯粹是为了防止我继续穿着湿透的衣服而受凉感冒,我也就任由他拉着进了卧室。

  吴韬把我带到他的卧室里的衣柜前,打开衣柜让我自己找衣服,就出去了,走的时候还很贴心的拉上了门。由于吴韬是一个人住的原因,他的衣柜里都是他自己的衣服,而他的个子和我差不多,身材也偏瘦,所以没有太大的衣服。好不容易找出来一件稍微大一点的比了比,最多也才刚刚达到屁股。

  我就连小孩以外的男孩子的鞋子也不想穿,更别说穿他的衣服裤子了。但全身都湿透了我又没有别的选择,总不能真的穿着湿衣服下去,然后等着生病吧。

  要知道姐姐和小航可是都出国去了,可没有人来照顾我。为了减少麻烦,避免生病,我还是先委屈一下自己好了。我从衣柜里找出了一套吴韬的校服,开始换衣服。

  准备脱衣的时候,我才发现,不止是外面的衣服,就连里面的内衣也全湿透了。我先看了看周围的环境,要在陌生的男孩子家里脱衣服,果然还是感觉太奇怪了。虽然我并不认为吴韬会在自己的卧室里放什么摄像头什么的,但我还是有种怪怪的感觉。看了看卧室的门,门是那种很老旧的漆成绿色的大木门,门上没有锁,仅用一块包裹着的毛巾夹着门框就能把门给卡住,说实话还是有些令人不放心,但条件如此,也只能这样了。

  我咬了咬牙齿,飞快的脱掉了校服的衣服和裤子,只穿着内衣站在衣柜前,突然有些发愁。上衣和裤子可以换,但内衣和内裤怎么办,没有内裤的话,穿吴韬的裤子会不会不卫生。我并不是嫌弃吴韬的裤子,而是正常的为了卫生考虑。

  要知道自己的下体直接和裤子的布料接触的话,那可不是什么卫生而且舒服的行为。

  「阿嚏!」我又打了一个喷嚏,把我从纠结中解放了出来,现在都什么时候了,还纠结这些做什么,这么冷的天,赶快先擦下身体,换上衣服再说吧。我解开了小罩罩后的扣子,脱下来和湿衣服一起放到一边的椅子上。再弯腰脱下自己的内裤,刚刚准备把内裤从一只脚上抽出来的时候,卧室的门突然打开了。

  「莫梓依同学,我找到了一条新……毛……巾……」吴韬站在门口,拿着一条毛巾,欢喜的笑容僵在了脸上,呆呆的看着卧室里已经躶体的我。

  我单脚站立着,弯着腰手中拿着自己的内裤正准备从一只脚上脱下,可以说,自己身体都全部展露在了吴韬面前,我的动作也僵硬的停顿了,一种似曾相识的羞耻感和羞愤从心底油然而生。

  「呀啊!!」害羞,委屈,羞耻,我的脸上慢慢的由白变红,自己的躶体再次被吴韬给看到,我都快要哭了。我发出一声惊叫,想要抬手遮住自己的身体,但忘记了手上的内裤,慌乱之中,一阵拉扯之下,我瞬间失去了平衡,摇摇缓缓的就要向旁边椅子和桌子的方向摔倒。

  「小心!」吴韬的反应非常的快,他飞快的冲了过来,抱住了我。虽然由于惯性,还是和我一起摔倒在地,但只是没有撞什么导致受伤。

  吴韬在下面,我压在他的身上,他的双手紧紧环抱着我的身体。他的眼镜掉落到了一边,我的脸和他的脸凑在一起,相距只有几厘米。一股股男生粗重的呼气打在我的脸上,我们两个四目相对。

  因为摔倒让我吓了一跳,再加上被吴韬给抱在怀里,所以此时呆呆的看着吴韬,而吴韬则因为我们的姿势而愣愣的看着我,一时间,我们两人之间仿佛就这么僵住了。

  「莫梓依同学,你,你没事吧?」吴韬先回过神来,关心的问道。

  「没……没事……」我也回过了神,脑袋里有些乱,我撑着吴韬的胸口想要坐起来。我才刚刚起身,我就感到一股灼热的视线落在了我的胸口。我低下头一看,吴韬正直愣愣的盯着我的胸口看。而我的胸前,两只白嫩的小白兔上,两颗粉嫩的蓓蕾毫无遮掩的落入了大色狼的眼中。小腹下面的两腿之间,一根坚硬的东西缓缓的涨了起来,顶在了我的私密处。

  我慢慢的反应了过来,脸上越来越烫,越来越红,「变……变……变态!!!!」我尖叫着,一边想要用手遮住自己的胸部,一边想要站起来。但脚踝上还挂着的内裤拉扯着我的脚无法分开,失去了平衡的我再一次的扑倒下来。脸砸到了吴韬的脸上,嘴唇直接落在了他的嘴上。

  这一下,我和吴韬都睁大着眼睛看着对方,完全忘记了反应。这是我第一次和小航以外的男孩子接吻,虽然是个意外,但也确实发生了。但奇怪的是,我似乎并不反感,还有些愉悦和兴奋。吴韬的呼吸打在我的脸上,热热的,有些撩人。

  他的坚挺顶在我的两腿间,即便隔着裤子也能感受到它的坚硬。

  我已经好多天没有过做爱了,自从姐姐和小航走后,已经快一个星期了。虽然自己有自慰过,但却根本无法满足自己的欲望。此时和一个男生这么亲密的接触,让我体内的欲望一阵翻腾。我似乎已经管不了什么,只想要宣泄一下体内的浴火。

  和我嘴唇相亲,吴韬却没有什么反应,只是笨拙的在贴着。我下意识的伸出小舌头舔了舔吴韬的嘴唇,这让吴韬非常的吃惊,眼睛都瞪得大大的。

  「砰……」我突然反应过来,用力的推了一把吴韬,拉开了和他的距离。我双手捂着自己的嘴巴,想要爬起来,但脚踝上的内裤再次拉扯着我的双脚,又一次失去了重心的再一次向前扑倒。慌乱之中我想用手抓住旁边的东西,但却只是拉扯下搭在椅子上的衣裤,然后就再一次的扑在了吴韬身上,小嘴巴分毫不差的又一次覆盖在了吴韬的嘴上,而被我拉扯下的衣裤则落到了我的背上。

  连续不断的意外和羞耻让都快哭了,好不容易从吴韬的身上爬起来,我第一时间扯掉了脚上的内裤,也不管自己全裸的身体被吴韬看的清清楚楚。我用手捂着脸,感受着脸颊的滚烫,慢慢的抽泣起来。背上的湿衣服滑落在地上,只有少部分搭在我的腰上,除此之外我的身上根本一点遮挡物都没有。

  「对……对不起!」吴韬看见我哭了,连忙爬起来想要安慰我。

  吴韬不说话还好,一说话让我羞愤交加的心更加难受了,我发泄似的叫了起来:「说对不起就行了吗!!竟然不敲门就闯进来,还对我做出这样的事情来,一声对不起就行了吗?」我眼中噙着泪花,撅着小嘴,又羞耻,又气愤,还非常委屈的哭骂道。一想到自己被吴韬给占了便宜,我就更加的羞耻和委屈了。

  「对不起,对不起。」吴韬不知道要说什么,只能一个劲的给我道歉。

  「阿嚏!阿嚏!」搭着湿漉漉的衣服,我一边哭,一边连续打了两个喷嚏。

  「呀!得快点把湿衣服拿掉,赶紧擦擦身子,不然会感冒的。」吴韬看到我打喷嚏,连忙扯掉我腰间搭着的湿衣服,又给我把之前掉落在一边的新毛巾捡起来递给我。

  「啪」我拍开了吴韬的手,羞愤的说:「我不要,让我病死算了。」吴韬手中拿的毛巾没有抓牢,落在了地上。

  「你说什么话呢,怎么可能这么说。」吴韬皱起了眉头,似乎对我的说法非常的不满。他再一次捡起毛巾递给我。

  「我为什么不能这么说,你这个变态,色狼,蛆虫,色情狂。」我指着吴韬的鼻子骂道。

  「……不就是亲了一下嘛,而且又不是我要亲的。」吴韬小声的嘟喃道,看上去还有点小委屈,他尴尬的抓了抓自己的头发,他好像想到了什么,伸出舌头舔了舔自己的嘴唇,似乎在回味什么一样。

  「你……你……你……你……」我指着吴韬,全身因气愤不停的颤抖,刚想骂他一顿,突然鼻子一痒,「阿嚏!阿嚏!」又一次连打了两个喷嚏。

  「你看吧,在这样下去,你一定会感冒的。」吴韬一边说着一边要把毛巾放在我身上。

  「我才不要你管,你这个变态色魔!」我再一次的拒绝了吴韬的好意。

  吴韬也被我的拒绝给惹火了,他威胁道:「你再这样,我就要亲你了!」「你敢?」我并不认为吴韬敢那么做。

  可在我话音刚落的时候,吴韬就扑了过来,抱住我把我扑倒在地,用嘴巴亲了上来覆盖住我的嘴唇。他……他……他竟然真的敢…我呆愣了一下,随即猛烈的反抗起来,由于被嘟着嘴,只能发出「呜呜」的声音,但我在吴韬的身下对着着吴韬拳打脚踢,以此来表明我的态度。但吴韬用手分别抓住了我的手腕,用腿勾住我的腿压住,完全凭力气禁锢住了我的行动。

  我一个女孩子根本就没办法和他一个男生比力气,更何况我要比普通的女孩子的还要体弱一点。

  就算是手脚被禁锢住了,我也还是想要反抗一下,想要在脱离后好好教训吴韬一顿,让他知道胆敢亲吻我的后果。见我还不打算放弃抵抗,吴韬不知道怎么想的,直接伸出了舌头钻进了我的嘴巴里。

  「轰」我被吴韬的这一行为给刺激到了,脑袋一下没了反应,大大的睁着眼睛看着他,只有身体还在轻微的挣扎着。吴韬的亲吻非常的笨拙,他把舌头伸进了我的嘴里,一点一点碰触着我的粉舌和贝齿,仿佛一位进入神秘洞穴的探险者在小心翼翼的摸索着。他舔舐着我的嘴唇,轻柔的仿佛在品尝什么美味。

  原本那次被吴韬看光了身体后,我的心底就对吴韬有了一点异样的感觉。再加上这一个星期过来,每当我晚上自己手淫自慰的时候,吴韬都会闯进我的幻想中,潜移默化之下,竟然让我对吴韬的行为不是太抗拒。这火热的亲吻把我体内的欲火一下子被点燃了,身体燥热了起来,眼中慢慢的蒙上了一层朦胧的情欲,缓缓的闭上了眼睛,一点点的放弃了挣扎和抵抗。

  吴韬感受到我的挣扎停止了,他抬起头来,收回舌头分开唇,舌尖从我的嘴里拉出一条淫靡的丝线。他低头看着我,赤裸的可爱美少女带着娇羞红晕的脸蛋出现在他的面前,湿漉的长发散在身后,白皙粉嫩的身体完全的暴露在空气中,可爱的小白兔上,两颗粉嫩的蓓蕾点缀在上面。少女轻微的娇喘着,半睁的双眼略带失神的看着他,微张的嘴唇随着呼吸微微的闭合,分开,似乎在期待着什么。

  吴韬情不自禁的俯下身体,再一次亲吻上来。湿漉微冷的衣服贴着我燥热的身体,却降不下我身体炽热的温度。他温柔的轻啄我的嘴唇,轻柔的舔舐,小心翼翼的吮吸唇瓣。他的呼吸也变得沉重起来,虽然只是第二次真正意义上的接吻,但似乎有了刚刚的经验后,他熟练了许多。

  他的舌头轻易的滑入我的嘴里,用舌尖轻轻的点触到我的粉舌。一次又一次,一次又一次,终于激起了我的反应,让我的粉舌主动的卷起和他的舌头碰触,舔舐,纠缠在一起。他一点一点的把舌头收回去,勾引着我追着它,逐渐的,逐渐的引入到他的地盘,然后再狠狠的开始吮吸。

  我们两人彼此交换着对方的津液,少量的津液顺着嘴角淌下,更增添了我一些淫靡。他的手握着我的手,十指相扣。他牵引着我的手放到的身上,然后松开我的手指,让我不由自主的抓住他的衣服,然后他则突然抱着我翻了一个身,变成了我在上,他在下的姿势。由于被吓了一跳,使得我紧紧搂住了他的脖子。这就使得我们怎么看,都像是我在主动配合他,和他热吻一样。

  他的手开始不老实起来,他抚摸着我湿漉的长发,然后又伸入黑色长发下面,感受着娇嫩的肌肤的弹性,抚摸着光滑柔腻的背脊。他的手指滑过我的后背,轻柔的点在我的尾椎骨上,再往下的话就是我挺翘的小臀部了。

  他的魔爪在我的臀缝里轻轻划了一下,惹得我「哼嗯」的发出一声轻哼后,把手放在我的翘臀上。轻轻的揉了揉,感受着臀部的柔软,又轻轻拍了拍,感受着臀部的弹性。我抬起一只手反手拍了拍两只作恶的爪子,让它们收敛一些。吴韬的两只魔爪又才停止了作恶,一只手搂住我纤细的腰肢,一只手扶着我的后脑,继续和我热情的亲吻。

  许久,直到我们两人都感到呼吸困难的时候,我才抬起头来分开唇,把带着一条混着两人津液银丝的粉舌收回嘴里。抬着头,呆呆的看着吴韬。

  还好吴韬没有忘记一开始的任务,他带着满足的喜悦小声哄道:「擦一下身体,好么?」

  闻言,我轻轻的点了点头,「恩」。

  「呀啊!!!我……我……我刚刚做什么了!!!」我坐在床上,心里羞愤的叫着,低着头背对着吴韬,根本不敢去看他,小脸蛋上烧得通红。总算回复理智的我想到刚刚发生的事情,就恨不得找个地缝钻进去。我的双手一只遮着自己的胸部,一只遮着自己的下面,即便是背对着吴韬,知道他看不到,但我也觉得只有这样遮住才能安全一点。

  吴韬在我的身后温柔的用毛巾擦拭我的身体,我能感受到他呼出的热气喷在我的肌肤上,他的目光落在我的背后灼热的几乎似要融化我一般。

  「好了莫梓依同学,先裹着毛巾被等会吧,水一会就烧开了。」吴韬并没有把我的身体全部擦干,主要擦了一下头发和后背就结束了。刚刚接吻的时候,吴韬异常的大胆,但过后的这会,却又害羞又胆小,声音小的几乎都听不见了,就连给我擦身体的手都有些颤抖,更别说对我做什么了。

  「啊…恩…」我巴不得吴韬赶紧结束,我自己感到自己都羞得快要爆炸了,连忙扯过一边床上叠好的毛巾被,顾不上卫生,直接裹到了身上。房间里的氛围非常的尴尬,我们两人都不知道该怎么面对对方。

  「阿嚏!阿嚏!阿嚏……」一连串的喷嚏打破了房间内的尴尬气氛。这一次,并不是我了,刚刚帮我擦干身体的吴韬连打了几个喷嚏,毕竟他之前在路上也淋湿了半边身体。「我……我去看看水温。」忍受不了尴尬的吴韬一边说着,一边落荒而逃,跳下床跑出了卧室。

  「笨蛋……」我轻笑着小声说道,紧了紧身上的毛巾被,倒在吴韬的床上,脸上的滚烫一点都没有下降,用力的在床上闻了一下,「男孩子的味道……」吴韬所谓的热水器并不是近几年市面上常见的热水器,而是老旧的一个铁皮箱子,在里面装了一根导热管,从水管里把水注入后通电上电,导热管就能工作了。不过具体的水温到了多少度,并不能很直观的看到,只能通过放出来的水进行感受,凉了就继续加热,烫了就往里面注冷水,直到水温合适为止,并不能很自由的调节控制水温。

  烧了二十分钟,吴韬就叫我去洗澡了。这二十分钟里,吴韬一直在外面,而我一直在吴韬的床上玩手机,但说是玩手机,其实心烦意乱的我连自己做了些什么都不知道。只是无意识的翻来覆去的点着手机上的软件,脑海里全是刚刚和吴韬发生的事。听到吴韬叫我去洗澡,我才裹着毛巾被走出了房间,来到了浴室。

  「水烧好了,我把电断开了,我烧了很多水,应该够洗了,如果烫了的话,直接打开这里加冷水进去……」吴韬向我讲解怎么使用这种老式的热水器,因为刚刚的事情,吴韬根本不敢正视我,而是把脸扭朝一边。

  「……」我没有说话,就盯着吴韬,也没有听他说了些什么,心里还在为刚才发生的事情感到很矛盾。

  「怎……怎么了……」似乎被我盯着受不了了,吴韬尴尬的转过头来看着我,但即便是看着我也不敢正对着我的眼睛。

  「没什么……」我仿佛被吴韬戳破了心事一样,急忙害羞的摇摇头。

  「莫梓依同学,等你……等你进去后再把毛巾被递出来,我在外面等你。你……你放心,我不会偷看的。」吴韬没有什么底气地说完,又很尴尬的把头扭到了一边。

  那天晚上,我洗完澡以后,我们分开睡在了床上和沙发上,虽然欲火燃烧的我几乎一夜都没有睡着。

  【完】


相关链接:

上一篇:药 独特的香 下一篇:与压抑姑娘的爱

警告:本站视频含有成人内容,未满18岁者请勿进入,否则后果自负!
郑重声明:我们立足于美利坚合众国,对美利坚合众国华人服务,未经授权禁止复制或建立镜像,请未成年网友自觉离开!
免责声明:本站所有视频均来自互联网收集而来,版权归原创者所有,如果侵犯了你的权益,请通知我们,我们会及时删除侵权内容,谢谢合作!
好搜 搜狗 百度 | 永久网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