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访问:2019久热线视频这里只有精品-我们的发展离不开你们!

当前位置:首页  »  新闻首页  »  武侠古典  »  天人缥缈录

天人缥缈录

绵绵多日的细雨已经停息,只是这天色依旧灰蒙蒙一片。秋风袭来,带来这
  山边小村,莫名的凄凉。凉风肃骨,寒彻心扉。
  在村中一个比较宽敞的小楼内,夕枫形容枯槁,面无血色,一动不动躺在木
  榻上。一双近似呆滞的双眼溢满血丝,黯然的专心盯着墙角处结网的蜘蛛。干裂
  的嘴唇微微颤动,想要说些什么,却微弱不可闻。
  小楼寂静之极,只有苦荷在一旁垂泪哭泣的声音断断续续的微微响起。「少
  爷,你不要这样,振作起来啊。无双姐姐的在天之灵也不愿意看到你这样颓废啊。」
  可是夕枫仍然这样颓废的躺在木榻之上,一动不动,很久很久。
  宣武皇陵,宣武王朝的龙兴之地。三面环山,龙山重岗、开屏列帐,陵区负
  阴抱阳。左右护砂,环抱拱卫,溪水分流,藏风聚景。近案似几,远朝如臣,使
  建筑物前后对景,遥相呼应。龙、穴、砂、水、山,无美不收,形势理气诸吉咸
  备。是先皇和当时的太师联手确定的风水宝地。
  皇陵还在修筑中,离皇陵不远处有兵营,看管着一座硕大的天牢。本朝儒生
  当道,朝廷仁慈,只罚那些天牢里囚徒来修筑皇陵。而这座兵营在看管这皇陵的
  同时还顺带着监管天牢。而皇陵入口旁的护陵村则是那些工匠的休息之地。当然,
  奄奄一息的夕枫也被安置在村里一个比较豪华的房子里。
  护陵村的村长和兵营的将军也曾来拜访过,但夕枫一直这样死气沉沉,把来
  的人都气的摇头叹息离开。从此来拜访的人就没有了。
  夕枫一直浑浑噩噩,不过苦荷亲手喂他的小米粥,他都吃了下去。两人就这
  样无言无语,一直呆在房子里。
  这天下午,苦荷见太阳高照,气温稍加回暖,便提议出去走走。夕枫点头同
  意了,苦荷也就搀扶着夕枫出门到前面的小湖边驻足观赏。
  夕枫安静的看着湖面,在冷风的吹拂下,波光粼粼,泛起点点的银光。不过
  夕枫却在湖面看到他熟悉的面孔,一时之间,他失了神,向前走了过去。
  苦荷则冷漠的注视夕枫被冰冷的湖水所淹没,她却连出手相救的点点意图都
  没有,只是面无表情的站在那儿。任由已经有些冷冽的秋风吹动她的裙摆。
  自从圣女对她殷切的嘱托后,苦荷便殚精竭虑,甚至不惜献出自己的贞洁。
  只可惜她们都高估了夕枫对宣武王朝的影响。苦荷不惜制造出这么大的事端,却
  被皇帝与白家的交易所平息了,半点水花都没泛起。这个倒霉二皇子还被罚到这
  儿守陵,看来应该是被抛弃了。可她还有使命要完成,不能陪他在这里虚度光阴。
  夕枫的死就是很好的解脱,对他还是对自己都是。自己也好重新找个角色来扰乱
  宣武王朝这谭池水。
  「这位小娘子好狠的心啊,尽然对你的小情郎出手。」一句不和谐的声音响
  起,打破了这残酷的寂静场面。一位枯瘦老人不知如何到了苦荷的旁边,并发声
  吓了她一跳。
  苦荷侧过身来,见到了这位老人,从那形如枯槁的面容上感觉他行将就木。
  可那老人的浑然挺立的身姿,以及周围流动的先天真气提醒着苦荷。眼前的老人
  是个高手,且来着不善。
  苦荷虽是心惊,却有定计。玉指轻轻向前推出,几根几乎看不见的银丝向那
  老人飞驰而去,自己却往另一边急退,想要飞越离去。可她才动了半步,就被一
  道无形的气墙挡住了去路,接着,那几根银丝也被气墙反弹射中了苦荷,并打入
  了她体内。苦荷刚暗叫一声不好,就直接晕了过去,平躺在了湖边的草丛中。
  那老人并未出手,就制服了苦荷,如此神功,真是前所未闻。可是那老人还
  不满意,直摇头叹息道:「老了,不中用了。……」说完,就把目光投向湖中,
  夕枫沉下去的地方。「如此好苗子,怎么能浪费呢。」
  老人立即伸出干枯的手,周围先天真气跟着流动,迈向湖中。湖水开始冒泡,
  并且泛滥起来,发出咕咕的声响。只一会儿,夕枫的身体就浮上水面。老人则鹰
  爪如钩,分别抓住都已经昏过去的夕枫和苦荷,施展绝世轻功,一步十丈,没几
  息功夫就把他们带进护陵村外的一个隐秘的小山洞中。
  山洞洞口极小,又有紫藤等草木遮挡,不是有心人,很难发现这里。经过狭
  窄的通道,最里面却是一个极大的空地,上面有几道阳光随着山顶的窟窿撒下,
  加上四处点燃的火把,里面到也如外面一样光明。
  苦荷最先醒了过来,可是现在的她如同一个木偶一样,目光呆滞的看着前方。
  老人有些凝色,问了苦荷一些问题,苦荷则面无表情,一五一十的回答。老人听
  完舒缓下来,拍手叫好。
  「有趣有趣,想不到是天云宗海的圣女出手了,不想在天海圣宴上沉沦吗?
  可惜啊,即使是脱离了棋盘的棋子,可终究还是一颗棋子啊。」
  这时躺在一旁的夕枫不住的发出咳嗽的声音,但人还没有醒过来。老人看了
  夕枫一眼,枯指虚空一点,一道真气度入了夕枫的体内。夕枫立刻浑身抽搐起来,
  形如被惊动的小虾米,并大口呕吐起来。待到夕枫呛入胸中的湖水都被吐出,他
  的那张积黄的脸庞也更显的苍白。夕枫这才悠悠的醒了过来,并意识模糊的打量
  这个地方。
  这是哪儿,是九天之上吗,那无双在哪,我能见到她吗?可我的心为什么这
  么痛,我的身体会这么无力。
  四周空荡荡的,傍晚的夕阳余晖之下,这里忽明忽暗。夕枫感到昏昏沉沉,
  但眼角的余光发现了在一旁的苦荷。夕枫急忙用沙哑的声音呼唤她。
  苦荷俏生生的站在那里,任凭夕枫呼唤都没有回应。夕枫立刻手足并用的爬
  到苦荷身边,摇摇她淡青色下衣的裙摆。「苦荷,你怎么样了,不要吓我啊。」
  无双走了,母妃也走了,身边近似乎只有苦荷一个亲人了。夕枫在怎么浑噩,也
  知道珍惜。
  「啧啧,多么痴心的情郎,可惜遇到了一个美人毒蝎,她刚才差点害死你啊。」
  声音在耳边响起,夕枫吓了一跳,四处张望,才发现一个枯瘦的老人在一处
  高台上打坐。身影几乎与褐色的墙壁融为一体。
  「不可能的,苦荷对我很好,一直陪伴我,怎么可能害我呢。」夕枫极力反
  驳。
  「真是不到黄河不死心啊,那个女娃子,你告诉他吧。」老人对苦荷下了指
  示。苦荷便一五一十对夕枫讲起来。她怎么接近夕枫,怎么助夕枫逃狱,等等。
  夕枫听得心中天崩地裂。尤其是无双的死,也是苦荷设计的,更是让夕枫面如死
  灰。
  不过,当看到苦荷如同机械式的回答,夕枫心中重新燃起一丝希望之火。他
  朝着老人大吼道:「你骗人,苦荷是被你控制了才这么说的吧。」
  老人冷哼一声:「蠢货,老夫需要骗你,你翻下她的香囊,就清楚了。」
  夕枫赶忙翻了出来,都是与天云宗海的联系信物,还有一些往来书信。看到
  这里,他心里所有的支撑都塌了,他接受不了这种打击,急火攻心,又晕了过去。
  老人急忙又度一口真气给他,夕枫又一次悠悠的醒了过来。他静静地坐在那
  里思考人生,这几天,他历经了最痛苦的生死离别。一度他也想与她们相会在一
  起。但又死而复生,加之得之这个真相。经历了多了,也就麻木了,想死的心也
  就淡了。只是心里有丝不甘,他就像一个风筝,被人牵扯着,被人戏爽着。他突
  然有了想毁灭一切的冲动。
  老人要的就是这样的效果,轻轻的问道:「你被他们害的这么惨,就不想报
  仇。」
  报仇,夕枫是很想的。但他也知道自己的情况,手无缚鸡之力,顶着个皇子
  的名号,却无权无势。即使他现在就暴毙身亡,恐怕也只会像个尘埃一样,随风
  飘去。报仇这个念头想想就行,还不如独守母亲妻子的孤坟来的实际。
  「多谢前辈的救命之恩,他日我定会涌泉相报。至于报仇之事,我无权无势,
  谈何容易,只是个遐想而已,不想也罢。」
  「男儿志在天下,当锐利而出,你怎么这么没志气。」老人批评道。「你知
  道老夫是谁吗?」
  「敢问前辈尊姓大名?」
  「呵呵,老夫行不改名,坐不改姓。天祁王朝云风清是也。」老人淡定的说
  道。
  云风清,前朝第一高手,天祁王朝的皇叔。他不是死在妙隐斋和圣儒道院的
  高人联手之下。天祁王朝也在云风清死后分崩离析,被宣武王朝所取代。可是他
  尽然没死,还好好的在面前。可是现在算起来,他已经有了百岁高龄了,当年与
  他对战的明空明太师都已经仙逝很久了。夕枫被吓到了。
  当看到了夕枫一脸不相信,云风清解释道:「当年,妙隐斋的言惠心和圣儒
  道院的明空武功的确不错,但要杀死老夫,那是不可能的。能让老夫假死退出江
  湖,一是天下大势已经不在我们天祁王朝的掌握之中,更重要的是老夫在与他们
  对战之时,发现一件事情。」
  云风清说的唾沫横飞,不过夕枫却一直悄悄的往后退。云风清眉头一皱:
  「我要杀你,你逃的掉吗。老夫隐居在此,天祁王朝的根也在这里。这个皇陵现
  在都是我们天祁王朝的人。」
  夕枫只能呆呆的坐在这里,消化云风清所说的事情。现场的状况够复杂了,
  前朝的皇叔和当今王朝的二皇子侃侃而谈已经是够诡异了。更重要的是云风清所
  说的事情,堂堂宣武王朝的守陵人竟然是前朝余孽。他们难道想在本朝祭拜先祖
  的时候,一击致命,然后复辟吗。如果是以前,他定会想方设法的通知父皇他们。
  现在经历了一系列变故之后,他对整个宣武皇族只有仇恨,他们的死活关我何事。
  渐渐的,夕枫放宽心态,静心听着那些骇人听闻的秘密。
  云风清继续说道:「不错,有胆识。放心吧,算起来,你们宣武皇族算我们
  的分支。即使我们要报仇,也不会找你们韩氏的。」这又是一段惊天动地的秘密。
  「当年天祁末帝在位时的情形和现在的形势十分相似。圣儒道院的儒生们把
  持着朝政,末帝相要任命任何官员都要和他们相商。而在朝堂之外,白家等门阀
  势力尾大不掉,他们兵多粮足,不听从皇命,末帝也只能无可奈何。」
  「末帝年轻气盛,哪能大权旁落。可是他不懂权谋之计,在一些小人的窜拥
  之下,做了两个举措。天祁王朝就此烟消云散。」
  「什么举措,如此严重。」夕枫追问道。
  「一是末帝扶持天祁的皇亲贵族们来对抗圣儒道院。二是出兵北伐荒夷,借
  此来收编那些门阀,或者也可以借荒夷之手,削弱那些门阀势力。」
  「末帝想法不错,可是只是他的一相情愿而已。这么多年的优越生活的腐蚀,
  那些皇亲贵胄们早已堕落。现在他们大权在握,则更加变本加厉,横征暴敛,使
  得民不聊生,四处揭竿而起。」
  「至于末帝亲自领兵出征荒夷,想要建功立业。则更像一个笑话。末帝不懂
  兵法,被那些门阀一阵忽悠,惨败而归。门阀的势力没有被削弱,自己的精兵强
  将却死的七七八八。不久天祁王朝就覆灭于门阀和圣儒道院的联手之下。末帝只
  能在现在的魔教的护送下逃到南方,再无音讯。」即使云风清在看淡这些事情,
  现在也老泪横流,情绪激动不已。
  「至于你们韩氏,算是天祁的外戚,往日也多有联姻。不过在反抗天祁统治
  的大浪潮下,也只能揭竿而起,成为义军中的一员。大局已定后,那个最大的门
  阀白家想要入鼎皇座宝位,圣儒道院也有此想法,双方僵持不下。不过当时,硝
  烟未散,荒夷蠢蠢欲动,想要大举南下,南方边疆那些势力也想自立为王。危急
  之时,在妙隐斋的主持下,采用一个折中办法。由你们韩氏登基皇位,名为宣武。
  白家与圣儒道院的权势仍在,直到现在。」
  听完这些不传之秘,夕枫感慨不已。这于他了解到的事情大为不同,也难怪
  有人会说道,历史是由胜利者书写的。
  云风清接着询问夕枫道:「听完这么多,知道老夫我不会加害于你吧,那你
  想不想为你的亲人报仇?」
  「想,这是当然的事。」这次夕枫没有犹豫,立刻回答道。
  「那你想不想拥有一身绝世武功,来报仇雪恨呢?」云风清继续诱导道。
  夕枫顿时变色:「说吧,你救我到底有什么目的。」
  云风清见自己的目的被揭穿了,但却面不改色:「老夫找你当然有目的,你
  先静静听我讲下武学上的事情吧」。
  夕枫反正有的是时间,于是也席地而坐,静静的听着云风清的讲解。
  「武学境界分为,后天境界,先天境界,天人之境,破碎虚空。也就是炼精
  化气,炼气还神,炼神返虚,炼虚合道。」
  云风清见自己说的太过玄妙,夕枫听的一头雾水,又通俗的解释一下:「这
  么说吧,破碎虚空很好理解,也就是立地成仙。其他的,像后天之境,如果对阵
  百十来个军士如果走不了就会力竭而亡。而先天境界就没这个问题,到了这个境
  界,真气就会生生不息,此时就不是普通军士所能敌的,任凭你千军万马,都困
  不住先天境界。到了天人之境,即使你能倾一国之力对之,他也能轻取你的首级
  如探囊取物。能与之对决的只有同等级的天人之境,两人能困住,三人有可能重
  创,四人以上才有把握击杀他。但天人之境及其难以修炼,同一时期的天人之境
  不超过两只手指之数。天云宗海为什么屹立不倒,因为奕剑宫一直有位天人之境。
  白家现在如此强势,不光白家家主白圣逸是天人之境,他的义弟岳古也是位天人
  之境。还有你父皇为什么仇恨你们母子吗,就是他急于冲击天人之境失败,导致
  走火入魔,于是有了你,你也成为他的心魔。」
  「你怎么知道这多事情,有些还是母妃亲自告诉我才知道的。」夕枫急道。
  「不是告诉你了,我们两族曾经联姻过,所以在皇宫有人,将来他会给你大
  帮助的。这都是小事。重要的是你明白武功高深的道理吧,在这个以武为天下的
  世界,习武你才有报仇的希望。」
  「可我已经过了习武打根基的时候,跟本习不了武啊。」他们皇族幼年都会
  有高人指导习武修身。可夕枫从小就在宫外长大,后来更是被送到天云宗海当质
  子,哪有半点习武的机会。
  「这样才好,你很有运气,遇到了我。这机遇很重要,是你的一线生机,也
  是你能复仇的机缘。」
  夕枫不解道:「这什么意思?难道前辈想要传功给我。」
  「呵呵,传功只是后天之境做的事情,即使老夫的功力都给你,我也终身注
  定是个后天之境。」
  云风清看着夕枫有些失落的表情,想起一些事情,干枯的脸也浮现一丝笑脸,
  我快挂了。云风清静静的陈述一个事情「想老夫我纵横一生,快意恩仇都有过,
  也博得一个天下第一的称号,国破家亡之仇也以放下。按理来说,因该已经看淡
  一切,平静的接受离去。可我的心里一直有个结。」
  「各家武功千变万化,各有不同,但都是以道家十六字真言为基础。当天人
  之境炼到大圆满,就能破碎虚空。可是,老夫与妙隐斋一战发现,这样根本没有
  用。」
  「我们一般修炼,都是引气入体,气沉丹田,精气互相转化,相生真气,然
  后开拓奇经八脉。经脉回流真气与丹田,精气生真气,真气愈精气,如此生生不
  息。」
  「可是有几位到了天人之境的先贤发现,按此修炼,丹田和经脉到最后反而
  成为累赘。物极必反,孤阴必阳。真气生生不息之时,也是浊气最为强盛之时。
  浊气平时你察觉不到,只有你到达天人之境才会发现。这是天道意志的体现,真
  气,浊气融为一体,使你达到一个无限平衡状态。浊气没什么害处,只是起个平
  衡作用。可当你要破碎虚空之时,浊气就会泄与大地,使你不得圆满。真气飞升,
  浊气沉地,这是必然的天道法则。」
  「为此,先贤想了许多办法,总结起来就是两种。一种就是炼化浊气,也就
  是妙隐斋的仙胎,圣儒道院的道体,还有一个就是我们天祁王朝的魔种。另一种
  就是极致升华,把神识炼至最强,超脱肉身而飞升。但那是兵解仙,不算正途。」
  「我原本以为这是最好的解决办法,可惜那一战发现此路也不行。丹田和经
  脉即是修炼的基石,也是飞升的累赘。后来,我潜心研究,蹉跎了许多岁月,甚
  至自己废了自己的魔种,来重新修行,但终究一事无成。直到最近,感觉行将就
  木,感慨之余,想到了一策。」
  「既然丹田和经脉如此这样,不如全都废了。」夕枫听完心惊不已,丹田和
  经脉的重要性即使是从未修行的他也曾听闻。被废丹田和经脉可能就是对武人最
  大的惩罚了。夕枫被云风清的大胆想法吓住了。
  「没了丹田和经脉,怎么修行啊。」夕枫颤抖的问道。
  「老夫早已经想好了,老夫会用浑元神功重铸你的身体,让你的全身和丹田
  经脉融为一体。这样就可以避免浊气的影响。可是这路太艰辛了,没有前路可寻,
  一切都要靠你自己摸索。还有,重铸时不光及其痛苦,而且会有极大风险,稍有
  不慎你就会一命呜呼。你还愿意吗?」
  夕枫想起了和无双还有母妃在一起的快乐时光,想起她们离世的痛苦,以及
  自己的无能。然后苦笑道:「我还有别的选择吗?」
  不过,当夕枫一眼见到苦荷还木然的站在一边,无尽的痛苦立刻转化为滔天
  怒火。
  就是这个女人利用自己对她的信任,让他陷入万劫不复的深渊。现在他只能
  凭借所谓的一线生机苦苦挣扎,报仇雪恨。
  想到这里,恨上心头,不管未来会怎么样,先复仇这个直接罪魁。
  云风清一道气墙挡住了夕枫:「你现在不能杀她,她对你将来复仇有用。」
  「为什么?」夕枫万分不解。
  「那你知不知道天云宗海的奕剑宫圣女和十年一次的天海圣宴吗?」
  夕枫老老实回答道「我知道奕剑宫圣女,传闻她是天云宗海最美丽的女人,
  是那颗最耀眼的星光,她的美无法用言语来形容,天云宗海的男人都以娶到她为
  荣。不过她十年就会消失的无影踪,直到下一任圣女接任。至于天海圣宴,我到
  没有听说过,那是什么。」
  「天云宗海地势险要,盛产盐和铁矿,民风尚武,产生了许多豪强。天云宗
  海不是个国家,它就一众豪强聚集的组织,而奕剑宫是组织中最强大的一个。一
  方面是奕剑宫一直有个天人之境的存在,还有就是圣女的存在。只要听命于奕剑
  宫,就能在天海圣宴上祭血盟之礼。礼成之后,他们就能随意的在圣宴上操穴干
  奶。之后圣女就会被除名,在暗中被送到那些豪强府中继续被干,永不见天日。
  而奕剑宫也会推出新的圣女。」
  夕枫听的目瞪口呆,想不到这世上还有这种事情。云风清只短短几句就令他
  内心的欲火点燃,一脸肯求的目光看着云风清,希望他在透入些天海圣宴的信息。
  果不其然,云风清继续淫荡道:「老夫曾经有幸参与过一届天海圣宴,那届
  圣女虽然未出入江湖,不知她的实力。但老夫见到她时,才发现她已经到了先天
  境界的巅峰,江湖上罕有敌手,可这又怎么样。
  当时,她一身素衣走了进来,可是那素衣几近透明,里面没有穿任何亵衣,
  她的娇滴玉体,那稚嫩肌肤都能看的清。更不要说她的那对豪挺的大奶以及上面
  娇嫩的映红双点。不光这样,她的素衣下服臀部被挖了个大洞,像极了小孩穿的
  开档裤。她的两瓣水蜜桃般的浑圆都裸露在外。如此装着连最下贱的妓女都不肯
  穿,她却视若无睹。
  任人怎么干她,都是一脸圣洁,没有丝毫幽怨绝望之情,仿佛这肉身不是她
  的一样。就这样日夜不停被干了足足三天。然后被当时的天云宗海第二大势力带
  走,那些家伙都是变态,估计这娇滴滴的圣女有的受罪了。老夫最后一次听到她,
  是被送到宜春楼,圣女赤裸全身,只带上面罩,双手双脚被铁链锁住。只要一文
  钱,随便你什么身份,哪怕是乞丐,都可以用任何方式干她个一炷香的时间。就
  这样,持续半年之后,在那个风雨交加的夜晚,圣女突然消失了,再也没出现过。
  那圣女真是天之娇女,绝色之姿。如果不是妙隐斋的仙女出世,她当为天下
  第一女修啊,说不定她也能跨入那天人之境。可惜啊,可叹。」
  「可是,与现在有什么关系,对我有什么帮助。」夕枫听的小肚子一热,小
  弟弟不争气的挺了起来,把夕枫的下衣摆出一个不雅的造型。不过夕枫还是问起
  了正事。
  云风清劝解道:「关系大了,以前奕剑宫圣女都是不出世,不行走江湖的。
  不过现在你的事说明当今奕剑宫的圣女已经入世,这大概是以前圣女的遭遇刺激
  了她。想不遵从天海圣宴的祖训,要么自己修炼到天人之境,要么削弥你们宣武
  对她们的威胁。这对你是件好事,不过你要忍住这仇恨。」
  夕枫脑瓜一转:「前辈是要我假意被苦荷控制,然后把奕剑宫拉进我的局中?」
  云风清点头称赞:「孺子可教也,那女娃子的蛊术对你也大有用处,你修炼
  之后,就可以控制那些后天高手。不过先天高手都有真气护体,蛊术就没多大用
  处,你要切记。」
  「好了,其他多余的话老夫也不多说了,我们开始吧。生死一命,不怨天地,
  爱恨苦仇,存乎一心。你要暗记心中的恨,不然那催心之痛会埋没你的。」云风
  清见夕枫听进心里去,便开始了正事。
  云风清飞到了夕枫面前,苦手按住了夕枫的头顶,一道至强真气从顶进入了
  夕枫的体内。摧经断脉,然后又汇聚在丹田之中,拼命的撕扯它。
  夕枫痛苦不堪,豆大的汗珠如雨下,湿透了身上的衣服。可他却口不能言,
  目不能明,想要晕过去,一了百了,但那滔天的痛意却使他的意识能清晰感受。
  他只能想着亲人的离世之恨来对抗。
  云风清观察了一阵,看来情况还行。当下,找来了一节树干,把夕枫埋入树
  干中,说道:「那口真气可保你七天不死,到时,成功失败,就看你的造化了。」
  说完,也不管夕枫有没有听到,一巴掌把树干埋进地下。做完这些事情,云
  风清便出得山洞。这时的天色已经暗淡了下去,聊聊无几的星光挂在这夜空中。
  正当云风清观赏着这星空夜景之时,一道黑色的倩影朝他而来,在他面前停
  下。她全身都被黑纱环绕,就连那漂亮的脸蛋都有一层面纱保护。
  「老头,你的那些事我都知道了,你还找我干嘛」,黑影发出娇滴滴的声音。
  「云韵嫣,好久不见了,这么不待见老头子我啊。算了,都是我自作自受。
  这次找你来,还是为了他的事。」云风清说完,一本秘籍飞到云韵嫣面前。
  云韵嫣接住了这本秘籍,翻了一下,眉头一皱:「你真的以为他能成功吗,
  他现在一点作用没有,就凭你的那些可笑的计划。还有这是什么。」
  「他现在修炼浑元神功,精气化形,已经无法生育。这个固元决,你在和他
  交合之时运此功,可以使他认为他有精气进入你的体内,然后你就会怀上他的孩
  子。」
  云韵嫣色变:「李代桃僵至计,可是孩子依旧是姓韩。何况这事八字还没一
  撇,你就把我卖了。」
  云风清有点尴尬:「我相信他一定会成功的,这也是我们的唯一机会,你我
  心知肚明。希望你能好好辅佐他。」
  云韵嫣则冷笑道:「如果不是你迷恋妙隐斋那位骚蹄子,我们天祁至于覆灭
  吗。你至于现在想尽一切办法吗?」
  「天祁的覆灭有很多原因的,」云风清正准备说下,突然想到什么,一向淡
  定脸色巨变:「你怎么知道她,是他告诉你的吧。我警告你,不要打她的注意。」
  「我知道,不过,你这要死的人还惦记着她。」云韵嫣有些懊恼,这不像接
  受云风清的威胁,而是像是找过她而碰壁的感觉。
  「没什么事我走了,那事等他成了再说。我现在不会帮他,也不会找他麻烦。
  至于你,还是早死早超生的好。」云韵嫣冷冷的说道,她不想待在这儿,不想见
  到云风清。见到他没有其他事情,便转身飘然而去,不过那本秘籍她收下了。
  「这小妮子还是这么倔强啊」。云风清感慨道,然后也转身回到洞里,等待
  着七日后的夕枫。

【完】


相关链接:

上一篇:风月淫奴 下一篇:色欲擂台

友情链接

警告:本站视频含有成人内容,未满18岁者请勿进入,否则后果自负!
郑重声明:我们立足于美利坚合众国,对美利坚合众国华人服务,未经授权禁止复制或建立镜像,请未成年网友自觉离开!
免责声明:本站所有视频均来自互联网收集而来,版权归原创者所有,如果侵犯了你的权益,请通知我们,我们会及时删除侵权内容,谢谢合作!
好搜 搜狗 百度 | 永久网址:

(function(){ var bp = document.createElement('script'); var curProtocol = window.location.protocol.split(':')[0]; if (curProtocol === 'https') { bp.src = 'https://zz.bdstatic.com/linksubmit/push.js'; } else { bp.src = 'http://push.zhanzhang.baidu.com/push.js'; } var s = document.getElementsByTagName("script")[0]; s.parentNode.insertBefore(bp, s);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