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访问:亚洲情色,狠狠干-我们的发展离不开你们!

当前位置:首页  »  新闻首页  »  强暴小说  »  被黑人和白人轮暴

被黑人和白人轮暴



我被五花大绑在诗璇的公主床上,光着身子。这一切来得比噩梦还突然,我有点不知所措。我的第一反应就是喊叫求救,不过嘴上早被胶带封住,只能发出唔唔的声音。不过这还是引起了门外的注意,门被推开了,那个面目可憎的猥琐男独自走了进来。诗璇呢?诗璇上哪里去了?我脑子里这样想着,嘴巴却出不了声。那个男人用不怀好意的眼神扫视着我,“哟,这不是璇婊的“老公”嘛?这么快就醒啦?”他特地重音强调了“老公”两字,引得我想直接起身揍倒他,捆我的身子被我拉得吱吱作响。“哟,别生气,你马上就能见到她了。”没想到当时看起来还挺正常的一个人,居然敢这样对待我和诗璇。“下面有请我们的东方女神,简诗璇——璇婊出场!”那男人像主持节目一样向门外喊道。门口随即进来两个壮汉,一黑一白,都有将近一米九的身高。他们一左一右一人搂着诗璇的一条手臂,几乎是架着她进来的。他们俩将诗璇一路架到床边,正面对着我。诗璇低着脑袋不敢看我,小身子在轻轻颤抖,猥琐男却一直笑眯眯地看着我。诗璇应该是重新梳妆打扮了一番,长长的卷发不再凌乱,滑顺地披在她双肩上,还有一部分挂落至胸前。她上身穿着从国内带的我给她买的红色连衣裙,双腿穿着白色的吊带丝袜,脚踩一双大约10厘米高的尖头红色高跟鞋。诗璇的连衣裙是那种类似于简版晚礼服的无袖款,布料十分考究,手感特别好。这件连衣裙的特点在于它的背后有一个心形开口,几乎是露背的,透过袖口和背面可以看见女主人柔软的腋肉和光洁性感的整个背面。心形开口一直延伸到腰部以下,如果诗璇穿的是普通的乳罩,那么她的肩带和臀沟将会被一览无余,极有可能成为这些色魔发泄的地方。诗璇的双腿由于过度害怕而并得笔直,乍一看匀称修长令人垂涎;长筒丝袜袜口的蕾丝花边紧紧贴着她的大腿,袜口处的腿肉被稍稍勒得鼓出一些,这种肉肉的感觉更勾起让人侵犯的欲望;诗璇的小脚向来很美,装点在亮红色的名牌尖头高跟里让她有了一种舞会上少妇的娇贵气质,任哪个男人看来都会忍不住尝一口她那诱人的丝足。这些,都是我在国内以舞会为主题为她买的,没想到竟被用到这种场合。旁边的两人见诗璇低头不语,伸手用力托起她的下巴,毫不怜香惜玉。“怎么了,璇婊,不想见你的好老公么?”她的猥琐男室友在一边冷嘲热讽。诗璇抬起头,眼泪顺着脸颊哗啦啦地流下来,画着淡紫色眼影的眼睛已经哭红了。诗璇咬着下嘴唇,似乎在忍受着巨大的痛苦,泪水冲淡了脂粉流过诗璇涂着紫红唇彩的的双唇,现在的她就像一朵在暴风雨中的玫瑰花。“你未婚夫给你买的衣服还挺有品味的嘛,配上这些浓妆,真是干你几百次都不会腻。”诗璇没有理会,只是默默对着我流泪。猥琐男见没有反应,从手中拿出一个操控器一样的东西,按了几下。突然诗璇全身像触电一样颤抖起来,双腿使劲收紧,脚下的高跟鞋与地毯摩擦发出难听的声响。诗璇闭上了眼睛,眼眶里的泪水断了线一样掉下来,如果不是左右有一黑一白两个壮汉死死勒住她的手臂,诗璇就摔倒了。这时我发现,诗璇左右两腿的花边袜口里,各夹了两个粉色的塑料小盒,四条电线贴着粉嫩的内侧腿肉一直往上延伸。“还挺能忍的嘛,小骚蹄子。”猥琐男勐地将诗璇的红裙往上掀开,露出了白色蕾丝材质的镂空花纹内裤,秘密花园在几乎透明的布料下清晰可见。内裤已经湿透,中间的部分在慢慢渗出爱液,诗璇的馒头逼明显比平时肥了很多。猥琐男忽然用手紧紧扣住诗璇的内裤裆部,食指和中指微微往蜜穴中间一扣。“哇啊啊啊啊啊!”诗璇再也坚持不住了,发出了响彻整个房间的呻吟。她的一头长发随着颈部的剧烈上仰被高高扬起,穿着红色高跟鞋的小脚用力地蹬着地毯,想分散一些痛苦。没等诗璇缓过神,猥琐男把四根电线依次拉了出来。“啊啊啊啊!!!”整个楼层都回荡着诗璇的呻吟。噗的一声轻响,四颗跳蛋和内裤一起扯落,内裤还在滴水,诗璇双腿间的地毯完全湿透了。这时两边的人松开了双手,诗璇无力地跪倒在了地上。忽然他们又拉扯着诗璇的手臂将她支起,一把撕碎了连衣裙的上半部分。诗璇没有戴乳罩,两颗巨乳像奶油果冻一样跳了出来,旁边两人迅速用嘴含住了乳头。“呵呵,好戏开场了,你猜猜你的未婚妻会不会再高潮?”猥琐男扮演起了性爱解说的角色,“我这两个外国朋友,可都是这方面的高手呢!你家璇婊真是有福气啊。”我说不了话,只能发出唔唔声来表示自己的愤怒。白人和黑人用他们粗糙的大脸摩挲着诗璇柔软的乳肉,嘴里撕扯着娇嫩的乳头和大块的乳房,就像两只野兽在分食一头小羊。乳房在他们的吸吮轻咬下变形,黑人更是凶残,将一只乳房拉成了长长的木瓜状,嘴里发出用吸管喝饮料时的吸气声,一副要将诗璇的乳汁吸干的架势。诗璇努力忍受着,她的表情有些扭曲,但没有叫出声来。我对诗璇的身体反应很了解,身为足控,我知道诗璇腿上的动作代表了她正在承受多大的痛苦。只见诗璇的花蕾在失去内裤保护后粘满了晶莹的液体,正在缓缓往下滴。两个壮汉分别抓住诗璇的手臂和未受丝袜保护的大腿根处,就像一套刑具一样牢牢锁住了他们面前的美艳女囚。纵使这样,诗璇的小腿肌肉依然在重重压迫不断地颤抖,这说明了她的白丝小脚正在高跟鞋中用脚趾全力绷紧。就像我们剧痛会咬牙一样,诗璇在通过这种方式转移身体所受的屈辱。诗璇的表情扭曲着,但他没有继续哭,她只是闭眼忍受着。我却有些忍不住了,泪水在眼眶里打转。两个壮汉改变了姿势,他们抓住腿根的大手一下抬起,合力将诗璇抱了起来。诗璇现在相当于坐在他们的臂弯里。他们嘴上的动作并没有减缓,枕在诗璇臀部下面的两只大手开始不安分地揉捻她的阴唇和阴蒂。失去地面的支持,加上乳房和蜜穴的三点刺激,诗璇明显变得癫狂起来。她的两只小脚开始划水般乱踢,一只高跟鞋脱离了她的脚踝,她只好用脚趾托着。我看得出诗璇的脚趾在不断地伸开抓紧,摩擦着丝袜和鞋面来发泄自己的快感。诗璇的小脚和乳头一样敏感,她知道我很喜欢她的小脚,所以不敢踢掉鞋子。那样,别人就不会想办法玩弄她的丝足,不然她真的要崩溃了。想到这里,我胸口一阵钻心的疼痛。那两个壮汉舔得口水黏满了诗璇的双乳,终于停了下来。他们把诗璇放在了地上,各自开始脱裤子。诗璇则很机灵地拉上了湿透的透明内裤,并悄悄吧小脚完整地套进了高跟鞋。这虽然不能真正帮助她逃脱厄运,但起码她在告诉我:她还有理智,她的灵魂还没有被人霸占。两人脱下裤子后,露出了极为恐怖狰狞的一幕,白人的肉棒比较短,不过也有20厘米长,看起来十分坚挺。黑人那根已经不能算是肉棒了,简直像一头咆哮的黑龙。黑色的经络缠绕在将近28厘米的阴茎上,就像寄生在千年老树上半根错节的藤蔓一样丑陋。记得猥琐男强奸诗璇的时候,他的肉棒还不能完全插入,他一个中国血统的人自然比不了健壮的外国人。待会儿,他们会用这个恐怖的东西插进诗璇的蜜穴么?我不敢想象太多,只是担心我的诗璇会不会被他们操死?猥琐男看来也是第一次看见这样的东西,他脸上露出惊讶的表情,不过一秒以后又恢复了那个淫贱的表情。他似乎有点沉默,恐怕是自卑吧。而坐在地上刚缓过神来的诗璇显然被吓怕了,她裸露的肩头有点发颤,向我投来了求助的眼神,那对已经满是咬痕的乳球也随着身体颤抖。白人一把抓住诗璇的头发,挺着肉棒向她的红唇刺去。诗璇并没有乖乖张开嘴,反而有些鄙夷地仰视着他。白人怒了,一个巴掌重重地过去。“啪”,诗璇凄美的脸蛋红了半边,白人伸手用虎口夹住诗璇的下巴逼迫她开口,一手在乳头上一捏。诗璇通得眼泪都挤出来了,“啊”的一声还没出来,就被腥臭的肉棒强行突破,只能发出呜呜的哭声和喉咙咕噜咕噜的声音。黑人也想让诗璇口交,但是诗璇的樱桃小嘴吃下白人的肉棒就已经快撑爆。不甘示弱的黑人用自己的大黑棒,拍打着诗璇的脸蛋、乳房,不断地羞辱她。我看见诗璇的小脸不断地被挤压凸起又被抽回收缩,闪亮的紫红色唇彩被大肉棒摩擦掉色,诗璇的唾液在反复的活塞运动下变成乳白色,将她的嘴唇弄脏了一大片。不知道诗璇嘴巴太小太有吮吸感的缘故还是什么,没有一分钟,随着白人一声狂吼,他重重地扯住诗璇的头发,肉棒齐根没入。我可以明显看到诗璇的喉咙处肿起一大块。诗璇不停地咳嗽,奶黄色的精液浓浓地咳了一地。诗璇再也忍不住,坐在地上捂面痛哭起来。猥琐男在一边却看得十分兴奋。可是一切都远远没有结束。黑人毫不怜香惜玉,他的龟头就足以填满诗璇的小嘴。我四肢发力,不断地挣脱绳子,嘴里发出嘈杂的声音。诗璇听到动静,开始拼命地摇着头,用双手推着黑人。黑人一不留神居然被挣脱,诗璇光着上身,狼狈地向我这边爬过来。这时猥琐男大吼一声,往我肚子上捶了一拳,“臭婊子,想保住你男友就给我乖乖的!”我吃痛,一下失去了挣扎的力气,只能含着泪侧脸看着诗璇。诗璇红肿地双眼充满怜爱的与我四目相对,她手脚的动作已经停下。黑人毫不费力地像提小兔子一样扯住诗璇的头发,巨大的龟头塞入诗璇小小的嘴唇。诗璇没有意思反抗,任由黑人把她当充气娃娃一样使用着。黑人射了她一脸,浓浓的精液让诗璇的眼睛都睁不开,腥臭的气味让诗璇屏住了了唿吸。黑人粗暴地用手将精液刮到诗璇的小嘴附近,又将她的小嘴撑开。诗璇只得吐一半喝一半地吞下了一大口恶心的浓浆。她的眼睛由于泪水和精液的覆盖已经有点红肿,眼珠偷偷地朝我这边瞟了一眼,眼神中充满了怜爱和哀怨。猥琐男很不满意我和诗璇的眼神互动。“哼,接下来才是高潮,你就等着看他们怎么折磨璇婊吧!”两个壮汉已经脱光了衣物,黑人从背后用他粗壮的双臂抱住诗璇的两侧大腿根部,将她以抱小女孩撒尿的姿势抱了起来。黑人将诗璇的两腿微微分开,与此同时白人一把撕裂了诗璇的蕾丝小内裤。诗璇现在身上仅剩下破烂的小红裙,白丝袜和红色高跟鞋,她玲珑光洁的背部贴着黑人的胸脯,袒露着一对活蹦乱跳的大白乳,弯曲着两条白玉无瑕的大长腿,裹在性感高跟里的小脚由于恐惧而轻轻摆动,以一种极为羞耻的姿势被黑人抱在怀里。诗璇面朝着床这边,私密部位一览无遗,神秘的小花园里,馒头状的阴部微微凸起,肉肉的,让人忍不住想侵犯,粉嫩干净的小阴唇由于之前跳蛋的刺激泛着淡淡的水光。诗璇明白了即将面对的遭遇,掩面失声抽泣起来。“呜呜,对不起,不要看,不要看我!”然而黑人并不想如此痛快地侵入,他抱着诗璇在房间里来回走着,用自己粗壮的巨根摩擦着诗璇肥嫩的阴唇,像是在炫耀自己的战利品。诗璇几乎无法挣扎,只能踢动着小腿忍受着痛苦,她的一只红色高跟鞋已经被踢落,露出裹着白丝涂着淡紫色指甲油的玲珑小脚。她像一只被捕获的猎物一样被亵玩着,而抓住她的猎人分明是要将这份羞辱进行到底。黑人把诗璇的阴唇当成了大肉棒的磨刀石,每一次摩擦都将诗璇刚刚闭合的阴唇推开;他自如地控制着自己大肉棒,垂下又勃起,持续地棒击着诗璇最柔软的那块肌肤。不一会儿,黑人的肉棒已经粘满了诗璇的爱液。“不要…呜呜…不要…求你了。”不知道哪一刻将会遭遇厄运,整个过程中诗璇又是哭诉又是乞求,猥琐男只是用那种看宠物的眼神笑眯眯地看着诗璇。“怎么了,璇婊,这就害怕了?放心,我的朋友会好好疼爱你的。”“你…你…坏…啊啊啊啊!”诗璇的声音碎成了细微的只言片语,脸上的泪水流进褪色的嘴唇,分不清是泪水还是口水。黑人用龟头细心研磨着诗璇蜜穴口的小花瓣,诗璇的身体酸痒难忍,她脱去鞋子的小脚玉趾九十度蜷缩着,紫色的美甲在白蕾丝袜的缝合线下闪耀着淫靡的光彩。白人也开始行动,他趁诗璇呻吟一口吸住了诗璇的嘴唇,舌头不断搅拌着,开始强奸诗璇滑腻的舌头。不断有啧啧的水声传来,白人忘情地吮吸,好像在吮舐一罐美味的果汁。“呃…呜!”诗璇猝不及防被深深吻住。“嗯…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黑人的龟头已经被爱液滋润得油光发亮,他将抱着的诗璇轻轻往上一提,对准了腰一挺,双臂再往上下一收。“噗呲”一声响,诗璇重重地落在了黑人胯下的巨兽上。“呃呃呃啊啊啊啊啊啊!!!”诗璇接近发狂,突如其来的撕裂感让她的唇挣脱了白人的吮吸,但是舌头依旧被白人残忍地咬住。诗璇红肿的双眼向上泛白,脖子后仰,弯曲的大长腿向前方伸得笔直,把另一只高跟鞋重重地甩到了天花板上。我看到诗璇的十只玉指已经痛苦地扭向了脚心,她已经被干得晕了过去。我痛苦地嘶吼着。那两个壮汉完全不理会我,猥琐男一把撕下我脸上的胶带,啪啪给了我两个耳光,“哈,痛不痛啊,痛不痛啊?!”他几乎是狂笑着问我。“你们给我住手!住手!……住手啊~~”我的狂怒并不能挽救诗璇,我的语气渐渐开始带有哀求。白人尝够了诗璇的香津,开始手嘴并用,蚕食诗璇雪白柔软的颈和一只蹦跳的大白乳。失神的诗璇仰头靠在黑人的雄壮的肩膀上,两条绷直的白丝美腿无力地垂下,随着黑人抽插的节奏晃荡着。一股清澈的尿液从诗璇的蜜穴上方流淌出来,在空中划出了一条柔美的抛物线。“呃呜呜…呜…”诗璇的喉咙本能地发出了低沉的咕噜咕噜声。黑人的巨棒仅仅插进去一半便无法前进,他的体型和尺寸与诗璇极为不相称,就像一只黑虎在蹂躏着小猫咪一样。诗璇的小腹微微地鼓起,黑人胯下的黑色巨龙咆哮着撕扯着诗璇的花蕾,每一次插入都将充血的阴唇深深塞入阴道,之后又快速将她们带出。诗璇的粉色小鲍鱼被撑大后严丝合缝地贴着大黑棒,嫩肉被不断地挤进阴道壁,又被活活随着龟头拉出。黑人放慢了节奏,却加深了力度,悬空的诗璇大部分的重量集中在了撕扯她的巨兽上,蜜穴附近的水光变成了白浊的黏液。巨大的撕裂感疼得诗璇醒了过来。“老公…呵唔…对不起…对…啊啊啊!…不…呃…起!”诗璇看见我已经可以说话,对我哭喊着。猥琐男见状马上给了我一个耳光。“不要,啊啊啊!放开…呜呜…我…男…友,呃呃呃啊!!!我…什么…都可以啊啊啊!!!!!!”“哟,他不是你老公么?改口啦?”诗璇喘息着没有做声,乳头、脖子上传来的快感,与巨物充满下体的撕裂感让她撕心裂肺,她小小身体里的所有力量,此刻都用于保持那一丝的理智。“畜生,快放开她!”“还不乖是么?”说着猥琐男对着我肚子上又是重重两下。“不要啊…老公…”“哼,老公?还是改口比较好吧?你早就不配了,从被我开苞那天你就该认命了,圣诞的时候你不是很乖的么?”我肚子吃痛,脸火辣辣地疼,喘不上气说话,但是猥琐男好像话里有话。我看向诗璇,诗璇的眼神惊恐而又绝望。也许她唯一的寄托就是我了,也不指望自己的身体能从这三个色魔的魔爪中解脱出来。

【完】


相关链接:

上一篇:影院里的壮男 下一篇:山间 凉亭 雨中

警告:本站视频含有成人内容,未满18岁者请勿进入,否则后果自负!
郑重声明:我们立足于美利坚合众国,对美利坚合众国华人服务,未经授权禁止复制或建立镜像,请未成年网友自觉离开!
免责声明:本站所有视频均来自互联网收集而来,版权归原创者所有,如果侵犯了你的权益,请通知我们,我们会及时删除侵权内容,谢谢合作!
好搜 搜狗 百度 | 永久网址: